當前位置:瀟湘首頁>現言>一葉一片天

第七章不虞之隙

書名:一葉一片天|作者:和煦陽光|本書類別:現言|更新時間:2018-11-13 19:40:01|字數:5982字

  第二天,一夜未睡的蔚沐天臉上竟看不出一丁點兒的疲憊,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人逢喜事精神煥發吧。

  高中時三個人就商量好了,大學還是要在一起上的,因為有公司要兼顧,再有就是他們在哪上大學都一樣,反正最后還是要出國的。

  下午沒課,

  “東偉少爺!走,咱們去二中打籃球。”

  “東偉、少爺?你是叫我?真惡心,你怎么了?今兒中邪了?”

  “就是高興。”

  “打個球為什么要去二中?”

  “因為我可以順便接媳婦兒放學。”

  “哼哼!你的嘴已經咧到耳朵根了,好賤。”

  “阿岳呢?”

  許東偉向前邊不遠處努嘴,“他還在生氣。”

  “沒關系,我,就是他的心藥。”蔚沐天右手捂住胸口,一往情深地耍彪。

  看著走起路來十分得瑟的蔚沐天,許東偉確定他今天是瘋了。

  “阿岳!”

  “你讓我很失望。”

  “阿岳,相信我,我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他們,只是現在時機未到。”

  蘭坤岳眉角微顫狐疑的看向蔚沐天,

  “拜托,你就算懷疑我也不能懷疑我對她的感情。”

  “既然你都這樣說了,那就相信你一次,”

  “恩!走吧。”

  幾人到達二中時正值學校下午的課間操時間,操場上已經有很多學生了。

  有坐在草坪上聊天的、有跑步鍛煉的,還有幾對正在散步的情侶。蔚沐天很羨慕,如果他也可以和葉子像這樣一起讀書多好。

  蘭坤岳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掛著耳機,邊走嘴里還在不停念叨的夏葉子。

  “你老婆在那呢,她在干什么?聽歌么?”

  “她在背英語單詞。我們去那個籃球場吧。”

  “你不過去打個招呼嗎?”

  “先不了。”

  夏葉子一個人走著,速度不緊不慢,有時忽而臺頭直視前方,忽而又低下頭碎碎念,好幾次許東偉都誤以為夏葉子看見他了。

  比賽打了幾局,夏葉子還在繞圈。

  蔚沐天很愜意,因為抬起頭能看媳婦、低下頭能打籃球兩不誤,簡直完美。

  可許東偉沉不住氣了,故意把球扔向夏葉子,可惜每次都差那么一點點,球在夏葉子的身后都被蔚沐天攔了回來,近在咫尺又擦肩而過。

  “哎呦,我說你都快親上她了,她還沒發現你,也太投入了吧。”

  “打你的球吧!”

  “葉子,嗨!葉子!”

  “嗯?哦王陽明!”

  “是王陽碩。”

  “呵呵,我知道,逗你的。你找我有事嗎?”

  “我在教室里看你在這走了很長時間了,你在聽什么?”

  王陽碩拿起搭在夏葉子肩上的一個耳機塞在了自己的耳朵里。雖然是一個班的同學,但王陽碩的舉動在夏葉子看來有些親昵,令她很不習慣,

  “哦,是英語單詞,呵呵你知道的,我的英語成績在班里一直很尷尬。”

  夏葉子干脆把耳機從身上全部摘下來遞了過去,

  “我可以給你推薦一些更有趣的單詞記憶法。”

  “是嗎,謝謝。”

  “給你聽聽這個,”王陽碩把插頭換到了自己的手機上,拿起耳機舉到了夏葉子耳朵旁,想給她戴上,可夏葉子本能的躲開了。

  “呃,不用了,我,在這都走了半天了,正打算回教室呢,你,不如傳給我就行了,有時間我再聽。”

  “沒關系,你先聽聽,不喜歡的話我再回去給你找其他的。”

  “謝謝謝謝,真的不用了。”

  不遠處,蔚沐天看的一清二楚,

  他的媳婦,還有人喜歡?心里的三味真火說著就著,猛地把球扔向了王陽碩,精準的打開了他伸向夏葉子的手。然后拽中帶痞的走了過去。

  “沐天?沐天,你是真的沐天嗎?你怎么會來的?你是從天上下下來的嗎?哇,我都感覺你跟我同是一個時空的了。”

  “噗,你老婆把你當冰雹了。”許東偉對夏葉子的比喻句向來是不敢恭維。

  “我樂意。”

  夏葉子又驚又喜一小段助跑直接跳在了蔚沐天的身上。蔚沐天也配合著雙手托住了她的腰,

  “見到我這么開心!”

  “恩!”

  “你們倆是有很久沒見了嗎?早上剛分開的,還這么黏?”

  “那不一樣!”

  “小葉子,你這么說我會很傷心的,我們也是來看你的!”

  “哦,”

  “哦?沒啦?你的良心呢?”

  “飛走啦!”

  “你,你還真的是跟蔚沐天越來越像了,氣死人不償命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過幾天我生日,我可是特意邀請你來參加我生日聚會的。”

  “我都還不知道你要辦派對。”許東偉懷疑事情的真假,

  “小葉子是我第一個邀請的人。”

  “很榮幸!不過你那么大排場,我這一身的鄉村氣息不甚合適呀!”

  “少來,記得帶禮物。”

  “知道啦。呵呵。”

  “丫頭,下來吧,你同學。”蔚沐天提醒地拍了拍她,一臉的寵溺,

  “恩?哦,”

  沒注意王陽碩是什么時候走過來的,夏葉子轉頭的時候他已經和蔚沐天站面對面了。

  “你好,我叫王陽碩,是夏葉子的班長。”

  “丫頭,打鈴了,快回去上課吧,我就在這等你放學一起回家。”

  “恩,那說好了!”夏葉子戀戀不舍。

  “恩,快去吧。”

  “你跟葉子是?”比起回教室王陽碩更迫切知道這個答案。

  見媳婦走了,蔚沐天又秒變了一張臉,“小子!她有姓,姓夏,叫夏葉子,下次你最好連名帶姓一起稱呼。葉子這兩個字,你承受不起。”

  說完三人轉身繼續打籃球了,獨留王陽碩一個人北風吹。

  “喂,他還只是個小屁孩,你這么嚇唬他不太好吧。”

  “不然呢?叫他踩鼻子上臉?”

  “好吧,你已經成功晉級千年老醋王了。”

  最后一節課的下課鈴終于響起,夏葉子拿起書包直奔校門口,“沐天!”

  “在這。”

  “夏葉子!等等,給你的語文卷子,你落在桌子上忘記拿了。”

  “哦,謝謝,拜拜。”

  王陽碩借給夏葉子送卷子的機會,毅然決然地把寫給夏葉子的情書夾到了里面,不管今天操場上那個人是什么身份,他都要爭取一下。

  可是看到夏葉子走向蔚沐天的迫不及待,他心里感覺七上八下。

  “這是你今天的卷子?”

  “恩是前一段時間的測試了。”

  “考的還不錯,”

  “我也就這么一門還不錯的了。”

  “你們語文老師能看懂你的比喻句?”

  “討厭!我寫作文不用比喻句。”

  “哈哈,走吧。”

  在幫夏葉子收卷子的時候,蔚沐天已經把情書悄悄地拿出來放進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
  晚上,躺在床上蔚沐天打開王陽碩的情書,通讀了一遍,大概就是怎么認識,怎么喜歡上夏葉子之類的俗套路,

  落款寫的“我愛你”,愛?他懂得什么是愛嗎?如此重份量的字眼怎么能這么平平的寫出來。

  蔚沐天看完就只當是看了個笑話,這水平十個疊在一起也不如他的一根手指頭。

  反復把玩著手里的東西,蔚沐天開始有些后悔,要不要明天把情書還給那丫頭,他是在乎她,但不能這么自私,一錯再錯。警察叔叔不都說坦白從寬嗎,

  王陽碩唯一的優勢就是近水樓臺,不過他也不遠,所以不會給任何人先得月的機會。

  “夏葉子,早!”

  “早!王陽碩。”

  “那個,你考慮好了嗎?”

  “恩?什么?考慮什么?”

  “就是,昨天放學我給你信你看了嗎?”

  “信?你是不是送錯人了,我沒收到信啊。”

  “沒有?我就夾在你的卷子里的。”

  “真的沒有,昨天的卷子我都翻爛了,錯題都整理出來了。好了要上課了。”

  王陽碩擔心了一整個晚上,答應或是拒絕什么可能都想到了,就是沒料到她連看都沒看見,這,是天意嗎。

  放學,“沐天,你怎么突然對我這么好?”

  “我以前對你不好嗎?”

  “嘿嘿,沒有。大學生活都像你過的這樣閑嗎?”

  “當然不是,大學也有很多事情,要上課,考試還要參加社團活動。”

  “那你最近還總來我們學校。”

  “你是我媳婦,我總得跟你保持在同一時空。”

  那本是夏葉子無意間說的一句話,她只是給自己的吃驚只是打了個比方,沒想到蔚沐天卻記在了心里。

  坐在自行車的后面,夏葉子雙手摟住了蔚沐天的腰,是緊緊的摟住。

  “你知道我為什么喜歡騎自行車嗎?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因為就像現在這樣,我能感覺到你的溫度。走,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  “去哪?”

  “去一個綠草芬芳、云淡風輕的地方!”

  “啊!哈哈!你慢點!又要起飛了嗎你!”

  蔚沐天騎著自行車穿過鬧市區,走過林蔭路,一路狂飆,

  “你帶我來公園干嘛?”

  蔚沐天拉著夏葉子席地而坐在了公園一隅的草坪上。“因為這里的草長得最密,不硌屁股嗎?”

  “呵呵,不是,我有事跟你說,又怕說完你打我,所以就想到了來這。這里人多,你要是動手至少還有人幫我拉架。”

  “你想的還真是周到,說吧。”葉子撫摸綠草的手收了回來,正了正坐姿,認真聽沐天接下來要說的話,

  蔚沐天拿出了那天被他偷走的情書,遞給了夏葉子。

  “這是那小子寫給你的,沒經你同意,就被我拿走了。”

  “哦,我說呢,今天王陽碩奇奇怪怪的問我考慮好了沒。”

  “丫頭,你我在你六歲時就相識,十歲時我們就生活在一起,一直以來對你雖有賊心,但賊膽從未露出半分,我不敢,也不舍得。我一直都在守護、等待著當年的小女孩慢慢長大,或許就是因為太過小心,也由此忽略了你都快要18歲了的事實。那天去了學校我才發覺,在其他男孩眼里你已是光彩奪目的女孩了。”

  “沐天,我真的不知道,我只拿他當同學。”

  “我知道,傻丫頭。一直以來,我都自以為是的認為你的美只有我看得見,或許也可以說我是自欺欺人吧。”

  “沐天?你怎么了?怎么突然這么說?”

  “你不怪我偷拿你的東西嗎?”

  “不怪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你是我珍貴的家人,要因為一個外人去傷害我跟家人之間的感情,那多不值得。”

  “丫頭,還有那事你能原諒我嗎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你十歲那年我在醫院再一次找到你,威脅你住進蔚家。我知道,我用錯了方法,我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。媽媽只是我臨時起意的借口,我,只是想和你在一起,單純的和你在一起。”說起錯事,蔚沐天沒了底氣,聲音也越來越小,

  “沐天,這么多年你是這么認為這件事的?”夏葉子無奈,他們兩人對這件事的考量真是陰差陽錯。“不是那樣的,你只以為我是被你要挾才呆在你身邊的?以我的性格,若非不是我早已看懂了你的心思,又怎么會那么爽快的答應。沐天,那時我只是在遲疑自己做的是不是太過分了,竟逼的你講了那些情非得已的話。”

  “你說,什么?”

  “我!從沒怪過你。我知道你是為了我。”

  “你再說一遍?”

  “我說,這件事我從沒怪過你,不怨你。”夏葉子手掌捧著幾乎快傻掉了的蔚沐天腦袋,左右揉搓,認真親昵的說。

  過去蔚沐天只想著如何取得夏葉子的原諒,哪里奢望她的理解。

  “夏葉子,遇見你,如此幸運!”蔚沐天眼里泛著淚光。

  “抱抱!”夏葉子張開雙臂,她喜歡被蔚沐天擁在懷里的感覺,“呵呵,安慰一下你這么多年受傷的小心靈!”

  “我的心沒有傷。”

  夏葉子的笑是蔚沐天無法抵擋的,

  “好啦!那我們接下來說說正事吧!”

  “恩?什么?你說,”

  “我,蔚二少奶奶,現在、此刻餓了。”

  “呵呵,那不知二少奶奶可否賞光請你吃個晚飯呢?”

  “那要看吃什么,”

  “桃源清水居,吃魚?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

  桃源清水居是宜山市最有名的一家飯店,魚就是此店的招牌。兩人來到了門前還沒進去,只透過大大的玻璃窗就看見了許東偉和一個美女正迎面相坐,談笑風生,淫賤的兩排大白牙飄在外面,一對薄唇已經包不進去了。

  “許……”

  “噓!我們就坐在一邊邊吃邊看,就當是餐間表演了。”

  “好主意,那你明天會不會嘲笑他?”

  “會!”蔚沐天認真點頭的模樣逗得夏葉子不小心憋笑出了豬叫聲,她立刻止聲,尷尬的用手捂住了臉,透過手指縫偷窺蔚沐天,

  蔚沐天則試圖去打開她的手,“孩子,別傻了,你以為你這樣我就聽不見了嗎?”

  “噗!哈哈哈哈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兩人的笑聲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,包括還在侃侃而談的許東偉。

  “哎?你們倆什么時候來的?怎么都不招呼一聲。不夠意思。”

  “我們正忙著幫你找牙呢。”夏葉子又打趣他。

  “看你那壞笑就知道你倆剛才準沒說我好話。過來一起吃吧。”

  “不了,別打擾我們的二人時間。”

  “哼,好吧好吧,我今兒也是二人。”

  “快去吧,快去吧。哈哈。”夏葉子催著他趕快回去坐著,她是真的餓了,要吃飯了。

  “坐過來一起吃吧,我不介意,你好,我叫付茸,付氏就是我家的企業。”這個付茸一臉的桃花,討厭至極。

  “葉子,只要蔚沐天出現,我的存在就像中了毒的花一樣,瞬間變成灰色,你還能看見我嗎?”許東偉又開始夸張的表演了。

  “東偉少爺放心,有我在誰也別想入沐天的眼,我會幫你滿血復活的,安啦,安啦!”

  “葉子,真的嗎?謝謝你。”許東偉拉起夏葉子的一只手放在了胸口,

  “你叫什么?”付茸繼續追問蔚沐天,

  “拿開你的臟手,”蔚沐天沖許東偉扔了一根筷子,

  “您好先生,請問外面那輛自行車是您的嗎,”這時一個服務生走過來對著蔚沐天問道,

  “是。”

  “哦,是這樣的,因為您的自行車正好占了一個車位,現在有位先生的車停不進去車了,能不能麻煩您挪一下。”

  “好的。丫頭,你在這先吃,等我一下,很快。”

  “嗯好。”

  蔚沐天當付茸是透明的了,繞過她大步走向門外。

  “東偉少爺,這個月我未婚夫的貸款還沒還呢,我說不來這吃他非要來,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把這單免了?感激不盡感激不盡!”

  “昂,呵呵,小事一樁,沒問題。”夏葉子故意在這位付小姐的面前給了許東偉一個裝大頭的機會。

  “那個阿偉,我已經吃好了,我們走吧,你陪我去逛逛接好不好?”

  “好呀,親愛的。走吧。”

  許東偉側頭對夏葉子眨了下眼。

  “嗯?許東偉走了?”

  “嗯,他還幫咱們買單了。”

  “媳婦你真厲害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

  吃完晚飯回到家天已經黑了,蔚沐天和夏葉子各自回了房間。夏葉子一直糾結蘭坤岳的生日派對她穿什么好,便打開衣櫥,隨便找了件顏色喜歡的禮服換上,在鏡子前左轉右轉,感覺還不錯就去了蔚沐天的房間,想去征求一下他的建議。

  蔚沐天的房門正好沒關,夏葉子也沒敲門直接走了進去。

  看樣子他剛洗完澡,正伏在寫字桌前認真疾筆,昏黃的燈光,把他的輪廓刻畫的分明有致,單薄的睡衣將他健碩有型的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。

  夏葉子不忍開口破壞這美好的畫面,悄悄坐在了一側,單手托腮,直直的望著他出了神,

  “你,什么時候進……”蔚沐天余光撇到了坐在旁邊的身型是夏葉子的,低頭只說了一半,后半句抬頭剛要繼續就被夏葉子的這身裝扮給驚了回去。

  平日里蔚沐天見夏葉子穿校服的時間最多,換上這件衣服簡直是驚艷,蔚沐天想起了驚為天人四個字。

  “好看嗎?我穿這件好看嗎?”

  “黃白相間,很適合你,好、看,好看。”蔚沐天手里的筆掉在了地上,卻沒有發覺,

  他的眼睛在放光,面前的夏葉子美的有些不真實,

  “那蘭坤岳生日那天我就穿這個了?”夏葉子決定了就轉身要回房間換下來,她總是馬馬虎虎的一不小心就會弄臟。

  蔚沐天還沒欣賞夠,哪里肯放她走,抬手就拉住夏葉子一只胳膊,用力將她圈在了胸前,夏葉子的裙擺也跟著她輕柔的轉身飄散了開來,

  蔚沐天另一只手順其自然的放在了她的腰部,弄的夏葉子后背敏感的神經感覺癢癢的,她不自覺的直了直腰背,不巧的是她無心的動作恰巧蹭到了蔚沐天有心的小兄弟,害羞、尷尬、

  心臟在突突狂奔,

  蔚沐天俯身,炙熱的氣息迎面撲來,

  “丫頭,十一年前你沒經我允許就吻了我,今日我要你還回來。”

  “唔!”

  蔚沐天努力壓抑著情緒,終究還是舍不得,只輕輕的用他的唇蓋上了夏葉子的唇,

  夏葉子沒有躲閃,慢慢的把眼睛閉了起來,蔚沐天怕再繼續的話會把持不住自己,便將她橫抱回了房間,“我還有些公司的事要處理,你早些睡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夏葉子似乎還有話要說,

  “我愛你,比你想象的還要愛,所以不要胡亂想了。”今晚的氣氛有些催情,他又說出了這三個字,這次她總聽清了吧。

  “沐天,我什么都沒有,”

  “你什么都沒有,卻給了我很多。我也說不上為什么,只第一眼見到你,就覺得你長得很像一個人吧。”

  “誰?”

  “我老婆!就長你這樣。”

  “噗,你又胡說。”

  “真的,我本來是準備了這些話等著你十八歲生日時說的,這下你叫我到那時說什么?好啦,不想叫我明天熊貓眼就快睡吧,我還要回去掙錢娶媳婦。”

  “嗯。換了衣服就睡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蔚沐天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間,呼,好險,差點兒沒走出來。

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,請勿轉載!

打賞

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,上不封頂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薦位
  • 農家悍女:嫁個獵戶寵上天

    錦瑟長思 / 著

    穿越成古代版灰姑娘腫么破?染染表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!然,家有偏心奶奶一枚,表里不一堂...

  • 國民女神:重生王牌千金

    德音不忘 / 著

    【寵文,雙強,爽文,塔羅牌,虐渣!】十年婚姻,十年付出。她傾盡一身才華,付出所有感情...

  • 婚路遙遙,遇源而安

    花之星寶 / 著

    (本文一對一,雙處雙潔,暖愛文)18歲的路遙遙成了小城的高考狀元。恭賀有之,酸溜溜的...

  • 公子九

    兩邊之和 / 著

    (穿越,女扮男裝,女強男強,一對一。)“他”有著俊美如九天皓月的容顏,一身深不可測的...

關閉
紅包規則
1.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,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。
2.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:收藏紅包、訂閱紅包、月票紅包。
3. 收藏紅包:收藏過該作品后,才能搶紅包,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4. 訂閱紅包:在訂閱紅包開啟時(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)訂閱(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)該作品才能搶紅包,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5. 月票紅包: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=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,投1張月票可搶1次,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,以此類推,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。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,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【個人中心】-【我的錢包】-【獎勵記錄】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。
足球手游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