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赋红颜之三铭书

第三章 留香季人家

书名:赋红颜之三铭书|作者:山月君|发布:2019-04-04 18:14:34| 更新:2019-05-19 20:33:20 | 字数:3368字

  初入季家,季徐氏对文鸢处处呵护,如同亲生孙女一般,唯恐她不适。文鸢也打心里?#19981;?#36825;位外祖母的和善,总想起了从前的严奶奶,日日?#23478;?#24448;寿康居请安。

  入住藕香榭后,文鸢觉得莲藕之香出自淤泥,莲花落瓣也是浸入水中,于是将住所改名为沉香馆。

  在季家的日子也没有太多闲暇,季家对姑娘们的教?#23478;?#24456;严格,不同的是,教的更多的是琴乐和舞蹈。

  文鸢向来对这些不感兴趣,但徐妈妈?#27809;?#30746;盯得紧,文鸢还是日日练习些。菊簪倒是时常抱怨,如此乱世不学些有用的保护?#32422;海?#20928;学些勾栏样式。

  文鸢时常想,难怪久闻季家三位姑娘不仅容貌出众,乐舞书画都是一绝,从前在江夏,也只是和师傅学些医药武艺,最多也只是弹些简单曲子,陶冶情操罢了。

  跟着乐师一阵阵的学着,空暇,文鸢还是带着菊簪几个叫上陵安,在院子里比划比划武艺,调?#39057;?#21046;药包。

  晌午,文鸢正靠在窗边看着琴谱,怀硕缓缓进屋,放下茶盘,一边摆着茶具一边说道:“姑娘,老爷昨儿个回家了,太夫人今晚要开宴席,说让您见见三位姑娘。”

  文鸢放下琴谱,回首说道:“舅舅带哥哥姐姐们回来了?从前云姐姐来庐江探亲回去跟我说,季家三位姐姐才貌双全,我还未曾见过呢。”

  飞扬接过怀硕煮好的茶,递到文鸢跟前:“姑娘喝茶。”

  接着,轻快的说道:“云姑娘与大少爷同岁,上次来时,我才将到太夫人身边呢!?#23545;?#30475;了眼,像?#30424;?#20185;女一样,太夫人当时还笑说,云姑娘生生把家里三个姑娘给比下去了呢!”

  屋里笑声一片,菊簪说:“咱们姑娘到管家里的时候,我们家夫人也说,我家姑娘虽然年纪小,长大了也和云大姑娘一样,是个美人儿呢!”

  这沉香馆的婢子,除跟随文鸢而来的菊簪兰佩,最为亲近的,就是怀硕和飞扬。也许是年岁相差不大,时常在一起说笑。怀硕温顺飞扬可爱,一静一动倒是与菊簪兰佩相似。

  两人都是太夫人身边侍奉的,怀硕虽是家生奴才,但母亲是城外庄?#30001;喜?#26705;浣衣的,打小跟着她母亲在城外,一直到她十岁母亲去世才被徐僮管家带回季家,甚是清秀温敦。飞扬从小跟着她?#25913;?#22312;街头以武卖艺,后来战乱?#25913;?#21452;亡,被季家买了,跟在太夫人身边比怀硕还早进季家,圆头圆?#38498;?#26159;可爱。

  晚间寿康居烛火通明,别样热闹,除了还在城外庄子的两位少爷外,都到了。

  宴中为首坐的是季徐氏,左边第一位是季家老爷季令桓,?#20918;?#26159;连夫人,文鸢一一拜见。

  连夫人缓缓站起,季家三位姑娘也跟着起身,立于席中。

  文鸢抬眼望去,一位纤瘦端庄,略带书卷之气,一支典雅的?#23376;?#31786;斜在发间,甚是高贵清丽;

  一位身量娇小?#27492;?#24180;纪最幼,却生的最为婀娜,?#22478;?#26792;涡甚是娇媚,眼眸如水略带灵亮慧黠之感,额间一抹缕金华胜,坠着一颗绯红色的宝石,更是增添几?#21482;?#20029;清妩之感;

  一位衣着相对素雅,?#20301;?#31616;朴,容色虽稍逊于二人可也是通身清雅,淑柔温和之感,清秀雅致看着也甚好相交。

  连夫人挽着文鸢一一引荐:“这是你大姐姐静姝,三姐姐容华,二姐姐清婉。”

  文鸢均?#22478;?#19968;拜,依礼而?#23567;?p>  众人落座后,连夫人轻饮一杯茶后,好似记起了什么,朝着右三席处说道:“清婉,昨个儿城外的绣房关了,不是让尽快把我屋里的绣品完成吗?怎的,你小娘一病,连绣活都不用做了?”

  连夫人话语一落,季容华一声轻笑,放下了手中?#30446;?#23376;,端起酒杯遮去了满眼嘲讽之气,席中其他人均好似没有听到一样,面不改色的饮酒进食。

  文鸢抬眼瞧去,见季清婉也是颔首沉默。她踌躇片刻,心想:从前就听闻连夫人处处?#24618;?#26472;小娘,杨小娘出身低,性子软,连带着两个孩子都不受重视,看来是真的。既如此,?#20146;约?#36825;个管家的养女,日后嫁到季家来,又是怎样一副光景呢?

  她微微沉吟,轻放下杯盏,笑了笑,柔声说道:“从前在家时,就听母亲和云姐姐说,杨小娘绣法精进,手法高超,不是普通师傅可比。我有一方兰草帕子,绣工复杂,是从前姐姐送的,现下?#20005;?#20102;正不知该怎么补,杨小娘若是能将修补之法教我一二就好了。”

  在座一时无声,倒是季徐氏哈哈笑道:“你呀,跟云?#23601;?#19968;样,也是个小泼皮,这些个针线手法,学不会的!”

  众人又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季清婉对着文鸢微微点了点头,笑了笑以示感激。

  清晨的沉香馆中,怀硕点着淡淡的药香,飞扬为倾城梳着发,将梅花簪轻轻簪入发髻,见她昏昏欲睡轻声说道:“姑娘,今日太夫人早起服了药,请安要晚半个时辰的。”

  倾城。

  那日宴中,连夫人问文鸢表字,因她还未及笄,所以家中未曾取字。

  倒是季徐氏笑道:鸢儿生的好,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风姿。从前汉武帝曾有位李夫人,“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?#20445;?#23558;来鸢儿长大,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。便为她取表字?#21621;?#22478;。

  于是,众人便如此唤了起来。

  虽不用那么早去请安,倾城还是带着菊簪在园子里走了走,园子里茉莉开的正好,便让菊簪回去拿个篮子,摘些回去晒干泡茶。

  这些日子,除了每日的请安与上课,闲来就是和菊簪几个一处闹闹。或是和清婉互传各自所制的香料,季清婉温柔和善,两人相交颇为心欢,至于季家其余几位,均无相交。

  独自一人坐在假山背面的石凳上,倾城看着左侧池子里,长得绿油油的莲叶,结起了小骨朵儿的莲花,想起过些时日,就要备上明年吃的药了。从前与管云妗一同住时,每每喝起药来,这个姐姐都说闻着香非要尝尝,倾城不由的望?#34261;?#22616;笑了起来。

  她轻轻哼唱着佳人曲,风吹着发丝拂在脸上,倾城拢了拢发,正准备对着水面编一编发辫时,忽见倒影中,?#32422;?#36523;后站了一个人。

  倾城迅速回首,看见一个年纪不过跟她一般大的男孩儿,头上簪了一支十分精致的银簪,衣着华贵,腰间还坠着?#24187;?#29577;佩。

  见倾城望着他,眼神略为轻佻的含着笑意向她垮了一步,问道:“你唱的是什么?”

  倾城一时不知此人身份,没有回话。

  他又将脸朝倾城靠了几分,斜着打量道:“你是?#27597;?#23627;里的?”

  倾城见此人靠的太近,略微不满往后退了退,低头答道:“沉香馆。”

  那人好似非常惊讶,随后将脸贴的更近,打量着她的长相。倾城皱了皱?#32426;罰?#21448;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,你是管倾城?”

  倾城心想:此人认识?#32422;海?#33707;非…

  男子向前一步握住了倾城的手,瞬间打断她的思路。

  “放肆!”

  倾城欲甩掉他紧握的手,这人?#20174;?#21521;她靠了几分,将其逼近假山缝隙中,用另一只手抚摸起了她的?#24120;骸?#20320;果然跟庆安说的一样美...“

  倾城一惊,从未想过光天化日的,这人竟然在人来人往的花园里对她这般轻薄。

  只觉得他?#30001;系?#19979;,眼神灼热的盯着?#32422;海?#22905;急声道:“我,我是管家二小姐。”

  那人无动于衷,手上动作更加过分起来,沿着她宽大的袖子直往?#22799;?#25394;,脸也是?#25945;?#36234;近,令她动弹不得,只听得那人说:“我是季家小少爷,别?#25314;?#21453;正你早晚是我的人。”

  倾城一时忘了挣扎,没曾想,与未来夫婿的第一次见面,竟是这样的一个状态。这季宜北小小年纪居然是一个如此下作的人,?#32422;閡院?#35201;嫁的居然是他!

  还未等倾城有何?#20174;Γ?#22070;”的一声,季宜北竟胡乱的撕开了她的袖子,耳边全是他急乱的呼吸。

  倾城只觉喘不?#20384;?#27668;,推搡间发间的梅花簪都甩落在了地上。

  见他没有放手的意思,倾城迅速抽出手来,摸索着发间的小钗饰,朝着他的下颚迅速划去,季宜?#32972;醞春?#36864;,吃惊的捂住了下颚那条?#22478;?#30340;血印。

  倾城?#27809;?#25314;起衣袖朝莲池边的小道跑去。

  菊簪提着小花篮,见倾城拢着袖子发髻凌乱,眼眶红润的朝这边过来。便急急跑了过来,喊道:“姑娘,这是怎么了?”

  话音未落,见一个面色慌乱,捂着右脸的男孩儿追来。见此情景,菊簪急忙将倾城护在身侧,斥道:“什么人!我看你是...“

  “他是季宜?#34180;!?#33738;簪话还没说完,倾城在她耳边轻声提醒。

  菊簪也是一愣:“季,小,小少爷。”

  季宜北见菊簪挡在身前,便怒火中烧的指着她喊道:“死?#23601;?#20320;给我滚一边去!别耽误我好?#25314;?#35201;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菊簪听他如此说,更加气?#20445;?#22823;声斥道:“季少爷,咱们管家与您家这桩婚?#25314;?#21487;是您家太夫人亲自去信求的!接咱们姑娘入府,说好是待咱们姑娘及笄之后再行婚礼的,您这般轻薄咱们姑娘,欺负我家姑娘孤身一人?#21069;桑?#26159;瞧不上咱们管家,还是瞧不起我家过世的夫人啊!我家夫人从前也是贵府金?#23376;?#36149;养着的季二小姐,就是您,也得尊一声姨母的,您这般不知礼法,好!咱们一同去回太夫人,让她把我家姑娘打发回江夏好了!反正我们管家也是养得起我家姑娘的!”

  菊簪眼眶带泪,越说越气,倾城也是红了眼眶,紧紧握了握她的手。想起从前在江夏与师傅,与姐姐,还有菊簪、兰佩、陵安,那无拘无束的娴静日子,不由低头垂下了一串泪来。

  季宜北下颚一阵阵痛楚,血顺着下颚流到了脖子,听菊簪对着他大呼小叫,一句也听不进去,咬牙切齿的怒骂了一句?#23452;潰?#25260;手就要扇下来...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?#27809;?#26368;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玄医枭后

    午日阳光 / 著

    青南山玄术世家展家喜添千金,打破了千年无女儿诞生的魔咒。满月宴上言语金贵的太子殿下一...

  • 庶香门第

    莫风流 / 著

    苦读数年,终成硕士。一朝穿越,竟变庶女。前世名校优生,今生名门弱女。敛光华,藏锋芒,...

  • 妃常本色:嫡女驯渣王

    佳若飞雪 / 著

    霍瑶光的人生?#30424;?#26159;:能动手就解决的事情,尽量不吵吵。能用暴力就解决的?#20365;猓?#23613;量不动银...

  • 盛世红?#20445;?#19990;子请接嫁

    浮梦公子 / 著

    她是夏国公主,携天命所生,承一国龙脉,身份尊贵,风华绝代。可?#27425;?#20154;知晓,父?#19990;?#37239;绝情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?#27809;?#22312;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?#27809;?#21482;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?#27809;?#21482;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?#27809;?#32473;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?#26639;?#20316;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?#30475;?#25250;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?#27809;?#21487;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?#24656;??#27053;?#20320;领取的红包详情。
足球手游排行